您當前的位置 : 中國寧波網 >> 理論 >> 社科苑

史斌:推進城市社區 “分類治理、集群發展”的思考

http://www.0283388.live    中國寧波網2019/12/18 03:02稿源:寧波日報

  史 斌

  一、分類治理、集群發展是城市社區治理現代化的必然趨勢

  分類治理、集群發展順應社區分化趨勢。近年來,隨著住宅市場化程度的深化,城市社區的異質性和復雜性不斷增加,城市社區分化不斷加大的趨勢日益明顯,不同類型的社區(小區),不僅居住人群的年齡、職業特點不同,在基礎設施、小區環境、物業管理等方面也存在著較大差異,單一化的治理模式越來越難以適應社區多元化的發展需求。傳統的社區分類往往更側重于社區事務(服務)分類,一般會根據事務或服務的不同性質,將社區事務(服務)分為社區行政事務、社區公共服務、社區自治事務等,在此基礎上推進社區治理。然而,當前城市社區居民的需求越來越差異化和個性化,要滿足更加精細的個性化需求,就必須采取小規模的彈性供給方式,這往往會造成供給規模的不經濟。因此,在城市化進程加快,城市社區地域結構分化加強、新社會力量迅速成長等多種因素的綜合影響下,不同類型的城市社區呈現出差異化的治理需求。推進城市社區的分類治理、集群發展,不僅能夠適應社區居民更為個性化的服務需求,同時還能有效增加服務供給的規模性,順應了社區整體分化的時代趨勢。

  分類治理、集群發展體現社區本質內涵。從德國社會學家滕尼斯提出“社區”概念的本意來看,社區所指的應該是具有共同價值取向的生活共同體。在實踐中,萌發于20世紀90年代初的我國社區建設,主要是依托行政體制人為進行劃分,在行政建制上,城市社區隸屬于不同的街道進行管理,不同的社區既存在著行政隔閡的消極影響,又存在著各有側重的治理重點。在現實中也有不少社區干部發現,在某一類社區非常好用的治理機制和服務手法,到另一個社區卻全然不適用。由于不同社區的難點痛點不同,導致社工的工作方式方法也不盡相同。社區發生整體分化的趨勢非常明顯。推進城市社區分類、集群發展,能夠在精準服務、彰顯特色的基礎上,打破固有的行政劃分所造成的局限,人群特點和資源稟賦相近的社區往往具有相同或相近的難題,更傾向于采取“報團取暖”的方式來尋求解決方案,從而促進不同社區發展資源要素實現互動和協作,在更大范圍、更高層次上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區治理共同體。

  分類治理、集群發展實現資源整合利用。經過近三十年的社區建設運動,基層社區正在成為越來越重要的社會治理單元,成為承擔公共服務、社會治理和居民自治等多種職能的生活實體和區域利益逐步沉淀和集聚的主要場所。每個社區內部都有各自獨特的資源稟賦和獲取資源的獨特渠道。推進城市社區分類治理、集群發展,不僅能夠加強相同類型社區彼此之間的溝通聯系,而且還將促進政府部門、社區社會組織、志愿服務團隊、轄區單位、社區居民等各類組織和個體之間產生復雜的關系,形成一個“復雜適應系統”。在組織與組織、個體與個體、組織與個體之間相互作用和共同演進下,不同組織與個體所能運用的資源能得到更加充分的挖掘和利用,區域內社會資源能流動到每一個社會治理的“毛細血管”,并能得到有效利用,從而推動區域整體社會治理績效得以提升。推進城市社區分類治理、集群發展,更有利于形成服務規模,增加區域內某個領域的資源整合共享利用,從而擴大社區治理的總體外部效應。

  二、推進寧波城市社區分類治理、集群發展的建議舉措

  1、以滿足居民需求為導向,是推進分類治理、集群發展的前提和基礎

  社區居民是社區治理的主體,但在實踐中我們也經常會發現有不少社區存在著“政府在行動、社會無行動、居民不行動”問題,社區居民之所以在社區治理中存在參與率低、參與不均衡、參與效能不高、處于被動員狀態等問題,與社區治理過程中對居民需求關注不夠,未能有效激發社區治理的內生動力有關。

  推進城市社區分類治理、集群發展,首先就是要有效識別和理清社區居民的真實需求。建議可以學習借鑒上海市靜安區“社區分析工具量表”的經驗做法,研發一套基于“全要素了解”和“全過程服務”價值理念,能夠有效識別居民需求和社區問題,對社區各個方面都有針對性基本判斷的社區分析量表,對社區居民的真實需求進行客觀、準確地識別和梳理。其次要根據量表所反映的問題,進行社區的科學劃分。傳統的分類主要以房屋業態作為劃分維度,這種分類有一定的科學依據,簡便易行,也是實踐中不少地區的首選,弊端是容易增加階層隔離和群體歧視。建議根據量表所反映出的問題,借鑒美國城市社會學家提出的“三一六”社區分類理論,以社區認同感為核心,進行多維度交叉分類。最后要針對社區治理特點和問題的梳理,制定出相應的“治理清單”。各社區可根據所屬類型選擇對應的“治理清單”,并結合自身實際在不同維度上進行疊加、調整、優化和完善,形成更加符合自身特征的“復合型治理清單”,實現更有針對性的精準施策,滿足社區居民更加精細化的服務需求。

  2、以實現精細治理為目標,是開展分類治理、集群發展的重點和關鍵

  習近平總書記在上海調研社區建設時指出,“城市管理應該像繡花一樣精細”。推進分類治理的最終目的是針對廣泛化、多元化和差異化的居民需求精準施策。實現社區治理精細化,是開展分類治理、集群發展應有的“題中之義”。

  一是要大力推動資源供需精準對接。積極挖掘各種內在和外在的社區資源,包括黨組織、駐區單位、群眾團體等組織資源;社區黨員、社區能人、社區志愿者等人力資源;政府公共資源、社會開放資源等陣地資源,等等。由區社區治理中心牽頭,建立社區治理資源庫和專家庫,結合“治理清單”梳理出來的居民需求和社區問題,進行公共資源供需之間的有效匹配、精準對接和共建共享。二是要全力開展“全科社工”服務模式。“全科社工”服務模式是為解決社區定崗業務單一、辦事效率低下問題的創新舉措,旨在制定統一規范的工作流程和標準,實現“一窗辦理、全科服務”。通過系統的業務和技能培訓,使原先從事單一工作的社區社工全方位熟悉社區服務整條業務線,從“專職負責”走向“一人多崗,一專多能”。“全科社工”服務模式有利于簡化居民辦事流程,提升辦事效率,提高居民滿意度。同時還能將社區工作關注點置于基層,社工能抽出更多時間和精力為社區居民提供全面細致且具有針對性的服務,提升社區精細化治理水平。三是要積極發揮各類社會組織作用。社會組織在精準提供公共服務方面作用獨特而明顯。社區內的各類社會組織如志愿組織、慈善組織、社會福利組織、社區活動團體等,往往都是社區居民實現情感溝通、加強日常聯系的主要媒介和渠道。發揮社會組織在社區治理中的作用,既能增進社區成員之間的橫向聯系和互助溝通,又能實現公共資源的充分調動和有效運用。

  3、以創新協同機制為支撐,是落實分類治理、集群發展的依托和保障

  集群是現代社會發展過程中出現的組織集聚業態。集群不僅存在于經濟生產領域,也存在于社會服務領域。集群發展的優勢在于整合同類資源,實現規模效應。如果說分類治理是集群發展的出發點,那么集群發展就是分類治理的落腳點。

  創新集群發展協同機制,重點在于三個方面:一是創新信息互通機制。建立健全社區群信息共享平臺,推動社區群范圍內各社區信息主動上報、公開共享。建立健全社區群聯席會議輪值主席制度,由輪值主席定期匯總重大信息,主動向街道和上級有關部門進行匯報。二是創新項目聯動機制。同類型社區往往面臨同類型的需求和難題。建議區社區治理中心牽頭排摸每年度社區群項目需求,利用專家庫和資源庫優勢,召開項目對接會。涉及跨區域的重大問題,則可以通過“開放空間”“居民說事”等形式,協調有關部門和單位,多方協商共同解決。三是創新成果共享機制。以社區群為單位,積極開展各類培訓交流活動,定期開展聯誼沙龍和互訪互學,健全完善學習交流機制。定期召開社區群治理經驗分享會,宣傳推廣優秀案例和先進典型,提升工作活力,營造良好氛圍。

 。ㄗ髡邽槭猩缈圃荷鐣l展研究所所長)

編輯: 朱晨凱
 法治精神生存條件 不能缺少主張
去年,省委省政府經過10多年積極部署推進的寧波、舟山港一體化工作塵埃落定。寧波舟山港實現了實質性一... 詳細
習近平總書記2·19和4·19兩次重要講話,從黨和國家事業發展全局和戰略高度,科學回答了事關新聞輿論事業... 詳細
篮球比分新浪爱彩网 微笑棋牌官方版v6.0 网赚兼职哪家好 海南琼崖麻将旧版本 庞大集团股票吧 安卓来游戏天津麻将下载 江西多乐彩历史开奖 同城游美女捕鱼 娱网棋牌大厅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是 股票数据分析